美圖欣賞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電腦中國 > 網絡 > 路由交換 >

華為到底觸動了美國幾根神經?

2019-12-31 14:47|來源:未知 |作者:dnzg |點擊:
10月8日,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發布報告(報告原文huawei100812.pdf )做出結論:華為和中興通訊可能威脅美國國家通信安全。此事引發商界、輿論界對華為與美國市場關系的又一輪集中討論與審視。
 
華為到底在哪些點上觸動了美國的神經?這些觸點對其他的中國公司走向海外有什么可引以為誡的?
 
帶有“敏感”信息的出身
 
在西方人看來:華為的所有制結構不透明、而且不是上市企業;華為的總裁和創始人任正非曾經擔任解放軍的工程師——這樣的背景未免讓人有不安全感。
 
對此,華為9月中旬在美國國會的證詞中專門進行了一段解釋。聲稱,華為是靠員工持股計劃(ESOP)實現激勵,在約6.5萬名持股員工中,再選出51人作為代表,并從中輪流選出13個人作為董事會成員,而在2010年選出的51人中,僅任正非和王克祥兩人在軍中服過役。
 
這樣的解釋與陳述是華為在國內都沒有過的,可見華為確實在為美國人“網開一面”,盡可能開放。但這仍然沒有清晰展現華為內部繁復股權狀況。盡管近幾年來,業界時而會傳出華為在接觸投行、咨詢海外上市事宜的消息,但事實上,要將這龐大且動態的員工持股狀況理清,就是上市的一個巨大障礙。
 
不透明問題始終會成為美國隨時揪著華為不放的一個把手。在這次調查中,情報委員會就一口咬定,“我們不能相信華為和中興未受外國政府影響”。事實上,不受政府影響、與政府沒有關系,是一個很難完全自證的事,很多時候它就是一個被別人利用來打壓公司聲譽的借口。而且,哪國哪家大公司,與政府會完全沒有關系呢?比如貝恩資本,是由現共和黨總統競選人羅姆尼一手創建,至今尚未完全撇清關系,那是不是中國政府應該據此將貝恩資本完全拒之于中國本土之外呢?(何況它居然投了中國最大的家電零售連鎖公司之一——國美)。
 
要盡量消除外人對“與政府有關系”的曖昧指控,只有一條路:盡可能透明。要出海,先盡可能透明。
 
涉嫌“偷”的污點
 
人們都還記得思科突然于2003年1月對華為的起訴,訴其侵犯自身知識產權。2010年,摩托羅拉起訴華為,稱該公司參與了一起精心策劃的陰謀,其中涉及摩托羅拉幾名前員工以及一家為了竊取蜂窩網絡技術而成立的殼公司。這是后進公司、特別是亞洲公司經常會面臨的控訴與指責。事實的真相已不得而知,因為華為否認了這些指控,思科后來也同華為摩托羅拉達成了和解。
 
盡管法律已不再追究華為的行為是否侵權,但在業內,對于華為有侵權涉及抄襲行為的傳言始終未停止過。這又是華為在美形象的一個負分。
 
觸動美國本土科技巨頭的利益
 
美國是一個大市場,美國運營商的4G網絡支出帶來了增長機會。利益與增長機會所在,是華為不管如何困難也想進入美國的原因。但它的進入,勢必是對美國公司思科的一次直接進攻。如上所述,思科最近十年來,一直對華為滿懷憤恨與忌憚。2012年4月,思科CEO錢伯斯在接受《華爾街日報》采訪時,明確表明了思科這種心態:一方面直承華為是思科最強硬競爭對手,另一方面指責華為在知識產權保護和電腦安全等領域并非一直“按規矩辦事”。
 
思科與美國政府、軍方業務關系均很密切,也是企業游說團里的活躍份子。它在路由器、交換機的市場份額與優勢近些年來呈現相對下滑趨勢,它怎么可能坐視潛在威脅最大對手安然進入自己的主場?思科2011年財報披露,其產品毛利出現下降而且可能受到進一步影響,思科羅列出的幾大因素中包括降低成本能力以及來自亞洲特別是中國的價格競爭。
 
所以,與其說華為涉嫌威脅到美國通信國家安全,不如說是華為直接威脅到思科的商業安全。前者相當一部分是后者游說出來的一個包裝。
 
在這一點上,我們可以看一個不能完全與思科華為案類比的例子,但可提供一個思考角度,即三星與蘋果。假設一下,如果三星不是蘋果長年的供應商,維持與蘋果的親善關系,如果在將三星手機品牌打入美國消費市場之前過早地暴露自己的牙齒、與蘋果交惡,三星會像今天一般成功打入美國市場并立足嗎?作為與思科類似、在本土科技界舉足輕重的公司,蘋果同樣擁有巨大游說能力。而當三星已進入,蘋果很難將它徹底趕走了。即便今天蘋果成功告贏三星侵權,三星付出的直接代價不過是10億美元罰金。
 
現狀
 
為彌補受限的市場準入,華為學會了分散核心業務,開展多元化經營。
 
華為自去年開始在美國銷售網絡設備(該領域主導者即思科),并已賣給一系列中小型運營商,尤其是在鄉村地區。
 
它有五分之一的銷售額來自于智能手機(去年銷量達2000萬臺,比2010年多出六倍)和硬件鎖等消費品。
 
去年華為在美國的收入是13億美元。

(責任編輯:dnzg)
安卓手机安全赚钱软件哪个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