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圖欣賞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新錦江平臺:www.xjj7.com-電腦中國 > 新聞 > 安全資訊 >

平均每月40筆融資,一年交易額超200億,這個萬億賽道如何投

2020-08-17 14:59|來源:未知 |作者:dnzg |點擊:
  我們還會再投!”8月11日,在2020北京網絡安全大會(BCS)第五屆安全創客匯總決賽現場,沸點資本創始合伙人于光東在冠軍誕生之時,直接喊出投資意向報價,瞬間將現場氛圍抬到頂峰。
 
  “我已經關注這個行業超過10年之久,安全領域的投資也已進行4年,這是一個蓬勃發展,并且未被太多人發現的價值洼地,這個行業還會持續投資”,現場看完10家項目,于光東對投中網說道。
 
  眾所周知,半個多月前,沸點資本剛剛收獲一家市值逼近千億的公司,亦是沸點資本創立不到4年,投出的第二家上市公司——奇安信。7月22日,上交所一聲鑼響,6歲的奇安信登陸科創板,開盤大漲138%,市值一度逾900億元。于是,沸點資本連同奇安信的董事長齊向東,一起迎來了自己的高光時刻。
 
  投資奇安信是沸點成立不足一年的時候,在上海閔行引導基金、熠美、中金資本、宜信等核心LP的支持下,奇安信成為沸點資本人民幣基金投資的第一個項目,也是基金出資最大的投資項目。“我還沒辦法跟你講具體的回報,總之很樂觀,因為我們進的很早”,面對投中網的追問,于光東巧妙的賣了個關子。
 
  恰逢沸點再次出手,投中網第一時間與沸點資本創始合伙人于光東展開了一場對話,關于沸點的投資邏輯,網絡安全領域的投資觀念和接下來的重點布局,一一呈現。這場對話背后,頂級VC已經開始圍獵新基建下的網絡安全賽道。
 
  不可多得的高增長行業,復合年均增長率達25.1%
 
  沸點資本與安全行業的結緣已有超過10年的淵源,在三位合伙人的投資基因里便已呈現。
 
  沸點資本共有3位合伙人,創投老兵涂鴻川、原360高級副總裁于光東、(原)高原資本中國合伙人姚亞平,三人是equalpartner(平等合伙人),組成了沸點資本的核心戰隊。
 
  涂鴻川的成名之戰在2006年,彼時市場環境波動,企業融資不順,涂鴻川力排眾議投資360,成為360在紐交所IPO之前最大的機構投資人。后來涂鴻川又投資了安全公司網康科技,并且和360出身的于光東一起持續在網絡安全領域深耕,投資了奇安信。
 
  在于光東的邏輯里,雖然網絡安全最近三四年方興未艾,但發展速度已經遠超發達國家,復合增長率亦是當下不可多見的行業。IDC數據顯示,2019—2023年,我國網絡安全相關支出的復合年均增長率為25.1%,增速領跑全球。但我國整體產業規模仍然較小,在全球網絡安全市場份額中占比不到10%,2019年全球網絡安全市場中安全服務占比達63.9%,而我國僅為12.1%,這也就意味著網絡安全產業在我國還有極大的發展空間。
 
  “現在信息化程度不斷加大,許多公司的核心資產甚至都在線上,支付的線上化已經普及,不管是身份安全、業務安全、數據安全、甚至是服務器安全、芯片層內存安全,都會變成整個行業的基礎服務,并且成為國家倡導的大勢所趨。跟隨數字化的發展,網絡安全的重要性很早我們就有預感”,于光東表示。
 
  與三四年前相比,網絡安全的形態亦發生極大變化。早前的網絡安全更多以服務器、硬件盒子這樣的形式呈現,更側重防御,而未來則更有可能成為一個大生態體系,從防御轉為預測。“我們要知道‘敵人’要進來的所有路徑,誰進來的?哪個時間節點進來?他們都要做什么?從中產生大量數據,然后用這些數據與業務做搭配,從而形成安全生態,而非簡單的防火墻設置。這里面蘊含著大機會”,于光東說。
 
  在2020創客安全匯現場,于光東更深切的感受到這種趨勢的更迭,“越來越多的矛出現了,之前多數公司只是在做盾。甚至有公司在做靶向測試,行業也更鉆的更加細分垂直,恰好說明這個行業的蓬勃發展。”
 
  身處創業的最前線,奇安信集團董事長齊向東的感知更為真切。“這個風口(網絡安全)至少會持續二十年”,齊向東如此對媒體說道,“雖然今年有新冠疫情,但全球網絡安全事件頻發,安全建設迫在眉睫,數字化應用場景不斷拓展,網絡安全需求暴增。”
 
  已有頂層建構,還能如何去投?
 
  網絡安全領域終究是有些門檻的行業。于光東表示,作為這個行業的投資人,首先要對技術有一定認知,因為對于安全廠商的評估能力、CEO團隊的解析能力,與其他行業并不相同。其次,安全行業終究是個圈子,圈子外的投資人不一定能挖掘到這個行業的早期項目,“早期優質的項目一出來,立刻就被專注這個行業的投資人爭搶掉了份額”。
 
  以這次2020北京網絡安全大會(BCS)安全創客匯為例,進入到決賽階段的10家企業,成立時間都不長,幾乎均曾拿到IDG、高瓴資本等頂級VC的注資。得到冠軍頭銜的安芯網盾,成立時間僅有一年,創立之初便拿到藍馳創投千萬級投資,幾乎屬于帶資創業,并在其后迅速拿到高瓴資本的注資。
 
  “優質項目還是需要爭搶”,另一位專注網絡安全領域的投資人告訴投中網。
 
  那么,對于這個行業,又該如何投資?于光東表示主要有三個原則:第一,一定有非常核心的技術;第二,必須要有標準化的產品。如果是定制化解決方案,最終要拼的還是公司的組織能力,從這個層面上講,已經有奇安信、綠盟、啟明星辰等公司走在前列,留給創業公司的機會并不如標準化產品更高;第三,解決的問題必須是非常重要且能落地的需求,這個需求越上游越好。
 
  另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在這個領域,一些先發制人的頭部公司似乎已經做好頂層設計,并占據較大的市場份額。IDC于2020年7月2日發布的最新中國安全資源池研究報告中顯示,2019年,奇安信、深信服科技、安恒信息、天融信、綠盟科技5家公司已經分食中國安全資源池65.2%的份額,留給其他公司的僅有34.8%。那么,創業公司還會有機會么?留給覬覦這個行業的投資機構發掘獨角獸的勝算還有幾成?
 
  對此,于光東信心滿滿,“這個行業還是要回歸到精細化運作上去”。他表示,安全行業其實是個很大的資源池,在服務各類大客戶的過程中,其實可以分出上百個產品,而不會有任何一家大公司能夠覆蓋所有的需求。對于現存的頭部大公司而言,于光東認為,優勢更多在于對服務方案的組織能力,中間還有很多垂直化細分空間,有核心技術壁壘的公司一定會嶄露頭角。
 
  其次,于光東認為,現在的網絡安全大公司仍需升級,未來的網絡安全一定不是人員密集型行業,攻和防都需要數據的緊密結合,背后一定是AI與大數據驅動,“誰能用AI去解決安全效率的問題,誰就有可能在新一輪競賽中勝出。”這與現在的大公司邏輯與思路,并不相同。投中網了解到,目前我國網絡安全行業頭部企業中,幾乎無一不是動輒數千人的運轉規模,人均產出效率還有極大提高空間。
 
  最后,對于新場景的關注,亦是沸點在投資該賽道的重要邏輯之一。目前,多數網絡安全創業還停留在網絡層安全,但未來更多需要深入到業務、數據之中,于光東舉例稱,“比如未來公司去做財務ERP比對,可以使用以攻代防、全面掃描、檢測等等,從而迸發出新的使用場景,這其中就暗含這新的機遇。”
 
  “創業者和技術的迭代是非常迅速的,沒有一家公司目前持有的技術是10年后還能占優勢。所以作為投資鏈條上的投資人,視野和判斷必須比市場起碼快一年到兩年”,于光東說。
 
  搭乘新基建東風,VC圍獵萬億賽道
 
  2020年終究是個不尋常的年份,黑天鵝、灰犀牛滿天飛,于是,創投圈有人調侃道,“2020成了動物園”。調侃之下,暗含一個難以掩飾的主題——不確定性,罔論再談風口,但這一現狀在網絡安全領域似乎并不適用。
 
  2019年9月,工信部就《關于促進網絡安全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公開征求意見,意見指出,到2025年,培育形成一批年營收超過20億的網絡安全企業,網絡安全產業規模超過2000億,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網絡信息安全市場規模僅為495.2億元。網絡安全就此搭上新基建的東風。
 
  2020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提出,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其后接連數月,國家發改委、工信部、甚至《2020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都將網絡安全建設在內的新基建提到戰略位置。疫情期間,新基建作用凸顯,甚至有人指出,圍繞新基建的投資,利在千秋。
 
  在這個行業,VC/PE早已入局,尤在近5年資本交易活躍度明顯提升,并在2019年資本交易總額達到225.6億元,創歷史新高,其中,中小企業融資總額達到76.6億元。
 
  投中網檢索CVSource投中數據,覆蓋在網絡信息安全、企業信息安全、網絡安全檢測等6項與網絡安全相關的融資事件,在2019年1月~2020年8月之間的數據中,便有788件網絡安全融資事件發生,平均每月約為40件,融資金額從數百萬到25億元不等。投資方中,不乏IDG、高瓴資本、中科創星、君聯資本、深創投、聯想創投、高榕資本等一線投資機構。投資趨勢上,更是自2016年開始,直線增加。
 
  齊向東亦表示,目前在我國,網絡安全行業還是小規模、零散化、同質化的“小零同”格局。未來,中國網絡安全發展模式要從過去“零散化”發展向“體系化”發展轉變,目前無論是網絡安全防御體系,還是安全運行體系,都存在很多基數產品和服務方面的空缺,而這些空缺終將會產生創新機會。
 
  
(責任編輯:dnzg)
安卓手机安全赚钱软件哪个好用 吉林快3号码分布走势图 四川快乐12选五手机版 北京快3下载安装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体育彩票玩法规则 江苏11选5有什么规律 贵州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k线图基础知识 福建快三免费预测 江苏11选5玩法